经典台词剧本 - 上吾爱经典网!
经典台词大全!
当前位置:吾爱经典网 > 电影台词 > 电影资讯 > 不知道该说是剧本没改好,还是演员没挑好

不知道该说是剧本没改好,还是演员没挑好

分类:电影资讯 时间:2017-09-21 12:15 阅读: 手机阅读

撰文:戴桃疆资本打造的影视行业“IP概念”几乎已崩塌瓦解,不再被拿来做招展的彩旗大肆宣传,但整个行业在短时期里买入的版权数量还是要很长时间才能消化完。改编自顾西爵同名小说的长篇电视连续剧《何所冬暖,何所夏凉》就是这个漫长的消化期间的一部分。

在版权概念成为影视行业奉行的唯一准则之前,根据各类型文学作品进行改编的情况也十分普遍。版权概念除了宣传方式有所不同,在本质上和一般的文学作品改编没有什么不同,但是版权时代,影视剧改编太过依赖单一概念的东西,反而忽视了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对原作意境的还原。打造所谓“版权”概念,最主要的目的是完成从“读者”向“观众”的人群引流,充分利用网络小说的繁荣昌盛接力促进影视行业的昌盛繁荣。“读者”是真实存在的,但是只靠购入一个名字,很难完成一个群体向另一个群体的转换。无论将阅读作为消遣也好,作为汲取精神养料的手段也好,阅读虚构文学作品归根结底是一种体验。观影同样也是一种体验,但观影和直接阅读文本之间出现了一个中介,这个中介就是影视作品的表演者和制作者,影视作品是表演者和制作者通过阅读文本之后将直接体验进行视觉转化的产物,版权概念影视作品最成功的效果,就是通过间接展示使观众达到与直接阅读文本相似甚至同样的体验。这个转化的过程对影视制作全链条的工作者都有相当高的要求,编剧要按照影视作品的逻辑对基础文本作重新梳理,导演要调动资源还原读者想象情景,演员则要让纸面上的人物活起来。这么一项复杂的工程实施起来有多困难,搞砸的几率就有多高。现代都市言情故事搞砸的一个表现,就是将电视剧演成多愁善感文艺青年心声交换现场,对白像旁白,所有的戏都是内心戏。太多沉重的内心戏真的很难演,演员不是面如死灰就是面无表情,把原有文本提供的所有体验搞得面目全非。

《何所冬暖,何所夏凉》讲述的是一个男方默默守护女方十二年终于修成正果的故事,贾乃亮饰演的男主角席郗辰在法律上和女主角是姻亲关系,男主角的姑姑是女主角的继母,王子文饰演的简安桀在法律上还要叫席郗辰一声表哥。女主角无意害继母流产,被父亲流放到海外,小说中这个孤苦的流放地是法国首都巴黎,到了电视剧里,这个流放地是位于俄罗斯的圣彼得堡。

大集团高管职位、豪宅、相貌中等偏上的男女、海外取景、姓氏较为文艺、名字拗口,几乎成为近几年来都市情感题材电视剧的普遍现象。主角姓个张王李赵都不好意思同人谈朋友的,恋爱好比魏晋门阀,被叶、简、席、莫等几大姓氏包揽,常见姓氏只能甘当陪衬。女主角的初恋叶蔺(刘畅饰)如今成了可以回绝“国际级导演”的大明星,两人之间有一段“孽缘”,女主角无法爽快地放弃这位被描述为如日中天但在剧里只能拍珠宝配饰广告的大明星,大明星也一直将女主角视为内心的底线,因此女主遭到曾经的朋友同时也是叶蔺现在的女朋友算计陷害。

好在像所有言情故事的女主角一样,女主角简安桀也有人守护周全,除了陈晓东饰演的表哥朴铮,最主要的就是男主角席郗辰。贾乃亮饰演的席郗辰设定是人中龙凤,用作者的描述讲,“天生性情冷淡,有股形于外的霸气,在外人看来他是天之骄子,足够优秀,足够完美。可对待感情,他却像个孩子,小心翼翼又异常敏感,每每地试探,情不自禁地碰触,当安桀冷情拒绝后,他又自觉地退到最合适的距离,然后,等待着下一步的行动。”如果把感情换成猎物,作者描述男主角席郗辰的这段话完全适用于描述南美洲热带雨林中某种肉食型蟒蛇,冷淡、外形霸气,进化得足够晚,对待猎物小心翼翼,想碰触又收回手,失败之后会等待,伺机而动。

整体形象偏暖的贾乃亮不适合这种冷血爬行动物的人设,十二年长情专一守护修得正果的故事,表演得像是结实的备胎终得一用的状态。当然这种货不对版的感觉不仅仅出现在他一个人身上。比如剧中的大明星除了架子大,其他都不像明星;比如被流放到圣彼得堡学画画的文艺女青年回国之后变成了广告公司文案,男男女女关于感情问题的对话变成了内心戏码交换,没有对话,只有自说自话。专注于自我心事是许多都市情感题材文学作品中常见的特征,放到文本中能够自洽的一个原因在于,文本阅读获得的体验绝大多数与读者自行想象有关,因而即便小说中的角色一直处于内心戏状态,故事仍然能够得以继续下去,可以成为批评的对象,但并不耽误阅读。不同的是,影视化过程中,大段大段的内心戏会导致人物静止,如果选角与作品中人物在整体形象上缺乏契合度,难以说服读者向观众转化。

梳着黑色长直发的王子文身形瘦小,面容憔悴,但整体外形上却不是我见犹怜的类型,沉浸在内心戏中无法自拔的状态,观察男主角为之默默付出的状态,为与前男友之间的情感纠葛感到心力交瘁的状态,差异性很小,大多数镜头都可以归结为一种失魂落魄的状态,唯一活起来的时刻则是在抱怨吵闹。

故事反复在同一个问题上打转,单调的剧情加上乏味的表演实在很难让观众一直撑下去。不愁吃穿的集团千金因为情感问题悲春伤秋实在太正常不过了,感时伤怀在立意格局上没有什么追求,单纯考验技术水平,作诗如此、作画如此,拍电视剧也是如此。如果受制于文本无法对情节和人物进行二次调整和塑造,至少在服装、化妆、道具和镜头语言上下一点功夫,坏消息也好过没消息,有水平地拍烂剧也比全面平庸无聊到批评都无从下口要好一点啊。声明:我们是澎湃新闻文化娱乐部的微信公众号,栏目官方微博为“澎湃有戏”,唯一的APP叫“澎湃新闻”。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有戏”栏目,未经授权,谢绝转载。转发朋友圈请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