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台词剧本 - 上吾爱经典网!
经典台词大全!
当前位置:吾爱经典网 > 相声台词 > 对口相声台词 > 2017搞笑的优生优育相声剧本《多子多福》

2017搞笑的优生优育相声剧本《多子多福》

分类:对口相声台词 时间:2017-05-26 10:26 阅读: 手机阅读
甲:“福寿满溢流不尽,富贵绵延及子孙。”
乙:这是个吉祥话。
甲:唉,都希望把自己的福分还能传给后辈儿孙。
乙:没错。
甲:历史上谁孩子最多呀?
乙:谁啊?
甲:周文王。
乙:对。
甲:“七子八婿满床笏,恰似文王百子图。”
乙:唉,这就是说他。
甲:周文王生了九十九个儿子,再加上路上捡来的雷震子,正好是一百个。
乙:《封神演义》嘛。
甲:你说他生九十九个儿子,真的假的?
乙:那不一定,保不齐娘娘多呢。
甲:也可能是后人的穿凿附会,图这么个吉利。
乙:都有可能。
甲:但这说明什么呢?
乙:啊。
甲:说明人啊,大部分,结了婚的,都想多生几个孩子。
乙:没错。
甲:多子多福嘛。
乙:唉。
甲:其实你说养活孩子容易吗?
乙:不容易。
甲:尤其是现在。
乙:啊。
甲:生孩子,住院,花钱。
乙:可不是嘛。
甲:顺产都得三四千。
乙:起码。
甲:万一不是顺产,剖腹。
乙:嚯!
甲:拿刀拉肚子。(比划)
乙:啧啧。
甲:五六千。
乙:那可不。
甲:生下来还得养。
乙:没错。
甲:一把鼻涕一把尿。
乙:哎哎唉,说混了,那叫一把屎一把尿。
甲: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上学,工作,结婚,买房子,哪件容易啊?
乙:都不容易。
甲:那干嘛人还愿意养孩子呢?
乙:为什么呢?
甲:为的是呀,养儿防老。
乙:是有这说法。
甲:为了老了,让孩子给自己养老送终。
乙:对。
甲:等你死了,给你穿上寿衣,化妆,盛殓好了,放到炉子里头烧去。(手做拿竹签子状)
乙:您这是烤羊肉串呢!
甲:当然了,首先孩子得孝顺。
乙:那可不。
甲:有那不孝顺的子孙,非但得不了济,没准儿还受罪。
乙:这可是常有的事儿。
甲:光孝顺不行,还得有出息。
乙:没错。
甲:弄一帮孩子不假,全下岗了,一分钱不挣,吃老的喝老的,受得了嘛?
乙:那可不行。
甲:所以得好好培养。
乙:对。
甲:成为栋梁之才。
乙:得又孝顺又出息。
甲:各行各业……
乙:啊。
甲:起码……来这么(掰手指头数)……四个!
乙:四个什么呀?
甲:四个孩子呀。
乙:怎么还有零又整的?
甲:你瞧,计划生育嘛!
乙:啊,这叫计划生育啊?!
甲:唉,四个,四个差不多了。各行各业都有一些。
乙:干嘛还得各行各业呢?
甲:有用啊。
乙:都有什么用?
甲:你瞧,我给你数啊。
乙:啊。
甲:老大。
乙:干什么?
甲:在国有的事业单位工作。
乙:噢。
甲:可不是一般的事业单位啊。
乙:哦。
甲:不是一般的,得是肥的那些个。
乙:都什么呀?
甲:电力,电信,税务,烟草,煤气,反正随便儿吧,我不挑。
乙:你是不挑,人家挑你啊!
甲:这图什么啊?
乙:图什么?
甲:图个稳定,旱涝保丰收。
乙:没错。
甲:老二——
乙:老二让他干什么?
甲:上铁路!
乙:铁路?干嘛上铁路啊?
甲:你瞧,没坐过火车是吧?
乙:坐过!
甲:春节坐过火车吗?
乙:坐过!春运那可是紧张。
甲:可不是嘛。比方你吧,春节前了,想回老家。
乙:噢。
甲:回家看看父母。买票去!一大早,六点来钟,爬起来,上城西头儿车站买票去。正冷的时候,冻得呵呵飒飒,一出门儿,嚯倒好!
乙:怎么了?
甲:都排到家门口了!
乙:我家住哪儿啊?
甲:城东头儿。
乙:嚯!
甲:就算你买上票,还不够受罪的呢!
乙:怎么呢?
甲:车上是人挨人,人挤人。行李架上,座位底下,满都是人。
乙:可不是。
甲:别说你还不错!
乙:我有座儿。
甲:从车门儿上车从窗户给挤出去了!
乙:嗨!
甲:要是有孩子在车站,至于这么麻烦嘛?
乙:唉。
甲:八点钟的火车,七点五十九到都不急。
乙:就这么从容。
甲:不用买票!直接上车,卧铺车厢,补个票就得了!
乙:唉。
甲:你说铁路得有一个吧!
乙:得有一个。
甲:老三!
乙:老三让他干嘛?
甲:医院!
乙:当医生?
甲:唉。人吃五谷杂粮,没有不得病的。
乙:那可不。
甲:得病了怎么办?
乙:怎么办,上医院哪。
甲:上医院?
乙:嗯。
甲:比方你吧,头疼!
乙:我怎么老这么倒霉呢!
甲:上医院看病去!
乙:唉。
甲:挂号,内科,交钱,排队,等着。
乙:等着吧。
甲:等俩钟头好不容易轮到你了。
乙:总算到我了。
甲:医生连头都不带抬的,还没等你说话呢,直接开票:“上三楼拍个CT!”
乙:这队白排了。
甲:拿着单子上三楼,交钱,拍片,等结果,再拿着片子回去找医生去。
乙:唉。
甲:医生对着灯管儿看片子,“嗯,里头没事儿。”
乙:那是怎么了?
甲:又开单儿,“上一楼验验尿去!”
乙:啊?我头疼挨着验尿什么事儿啊?
甲:“万一是憋的呢?”
乙:啊?!
甲:那也得去呀,医生的话你得听啊!
乙:还得去。
甲:拿着单子下一楼,交钱,化验,等结果,拿着结果单上楼再找医生。
乙:又折腾一趟。
甲:医生一看,“尿也正常,低头我看看。”
乙:您给看看。
甲:“噢”,低头开处方。
乙: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
甲:“没事儿,蚊子咬了个包。”
乙:嗨,合着我是一大傻子!
甲:看个病花一千多块钱。
乙:冤不冤啊我!
甲:你要是有孩子在医院,能让你这么折腾嘛?
乙:都不用有孩子在医院,我直接抹点儿风油精就得了!
甲:这叫什么呀?
乙:什么?
甲:这都叫“关系”。
乙:唉。
甲:有关系走遍天下,没关系寸步难行。我听说现在连外国人都知道咱们这词儿了。
乙:是啊。
甲:唉,(学外国人说话)“在中国办事儿,需要Guan Shee……”瞧我这外国话怎么样?
乙:啊,就这外国话呀?
甲:这是老三。
乙:老四呢?老四让他干嘛?
甲:老四啊?当官儿!
乙:当官儿?
甲:唉,前头那三个,那算饶的,当什么都不如当官儿强!
乙:是啊?
甲:唉。为什么古代那些举子们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十年寒窗,非得要博个功名?
乙:为什么呀?
甲:都是为了当官儿!
乙:是啊?
甲:当然啦,要想轻省。
乙:上哪儿?
甲:食品监督,药监局,这都行。
乙:怎么呢?
甲:光拿钱,不干活儿,多好。
乙:嗨。
甲:要不怎么能出三鹿奶粉呢。
乙:说得也是。
甲:最好啊,有权的!
乙:怎么呢?
甲:光耀门楣不说,实惠大呀!
乙:噢。
甲:下头找你批条子,批钱批人,批项目批地,不都得意思意思。
乙:那甭问,这肯定是各贪官儿啊。
甲:唉,老四我就让他当官儿!
乙:噢。
甲:他吃肉我喝汤,他当官儿我沾光!
乙:你都沾什么光啊?
甲:别的不说,光人家送这好烟好酒就够我消受的!
乙:都什么烟哪?
甲:嚯!什么云烟苏烟,赣烟贵烟,刘三姐,阿牛哥,五叶神,黄金叶,利群猴王阿诗玛,红鹰熊猫大中华,庐山黄山一支笔,泰山塔山新安江,人参玉溪芙蓉王,白沙真龙金许昌,还有那个最贵的那个那个……黄鹤楼一九一七!
乙:还列宁一九一八呢!
甲:还有好酒!
乙:什么酒?
甲:口子窖,浏阳河,杜康郎酒加四特,宋河洋河扳倒井,全兴西凤竹叶青,剑南春,杏花村,金六福,稻花香,泸州茅台五粮液,国窖酒鬼水井坊。
乙:喝死你!
甲:不光这些好烟好酒,他当了官儿还不得经常出国?他还从国外给我带回来各种各样的好东西让我享受!
乙:都有什么呀?
甲:什么韩国的人参瑞士的手表,日本的电器巴拿马的香蕉,古巴的雪茄巴西的咖啡印尼的榴莲荷兰的奶酪!法国的香水,南非的钻石,菲律宾的芒果瑞士的军刀!意大利的皮鞋英国的西装挪威的手机墨西哥的草帽!美国的房子德国的汽车法国的情人日本的老婆泰国的人妖我是统统全收统统全要啊——!(拖长腔)……(得意忘形状)
乙:唉唉唉,我说你等等吧!
甲:怎么啦?
乙:国家计划生育,一个人只能生一个!
甲:怎么着?只能生一个?
乙:只能一个!
甲:当真一个?
乙:可不当真一个嘛!
甲:哇呀呀呀呀呀(做撕扎状)
乙:这是要唱戏啊还是怎么着?
甲:一个就一个吧!
乙:那你让他干什么?
甲:让他说相声!
乙:怎么呢?
甲:好给我捧哏哪!
乙:去你的吧!

    本月热门